2019-11-25 19:35:32 阅读:2097
摘要:16世纪,波兰-立陶宛联邦曾经是欧洲最大的国家。经过一个多世纪的磨砺,波兰终于在20世纪重生。波兰的分裂可以说是这一脆弱体系的必然结果,但由于这一体系的遗产,波兰可以重生。面对贵族的限制,波兰国王是如

作者:单千代

波兰是一个富有同情心和令人惊讶的国家。16世纪,波兰-立陶宛联邦曾经是欧洲最大的国家。在18世纪,它被它强大的邻居分割了三次,并从地图上消失了。经过一个多世纪的磨砺,波兰终于在20世纪重生。整个过程充满了庄严和激动人心的色彩,正如波兰国歌《波兰还没有死》所描绘的那样

波兰为什么遭受这样的挫折?波兰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波兰人是什么样的人?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在波兰出生的英国历史学家和作家亚当·沙莫斯基的著作《波兰历史》中找到。

波兰不同于其他国家。波兰人也不同于其他国家。波兰人热爱自由,骨子里反对独裁。因此,他们在波兰建立了独特的国家体系。波兰的分裂可以说是这一脆弱体系的必然结果,但由于这一体系的遗产,波兰可以重生。

1.波兰人对专制统治的恐惧使得波兰国王成为一名高级工薪阶层

波兰人,或者更确切地说,波兰贵族,能够参与政治,非常热爱自由,积极维护贵族之间的平等权利。对专制统治的恐惧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他们视王权为祸害,仿佛一旦国王掌权,他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暴君,并最终损害他们的自由和权利。因此,他们非常害怕王权,总是小心谨慎,抓住一切机会削弱王权。

面对贵族的限制,波兰国王是如何做到的?国王本身的政治技能还不够成熟。他们不能有意识地建立国王的权威并集中更多的权力。相反,他们大多服从贵族的要求,这使得他们的地位越来越尴尬。

皮亚斯特王朝的国王们奠定了波兰王国的基础,并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例如,国王卡希米兹(Kazimierz)从登基时的106,000平方公里扩大到去世时的260,000平方公里。但是他们更擅长在国外扩张领土,而不是在国内建立有效的统治。他们的统治能力不足以管理现有的领土,也不能阻止当地贵族权力的不断扩张。有时他们甚至不能维护波兰广阔领土的统一。相反,他们把国家分成几个儿子单独管理。

我计划在他的两个儿子之间瓜分这个国家。他的小儿子博莱斯瓦夫三世成功赶走了他的兄弟,独自继承了王位。但是最后,在当地贵族的强迫下,博莱斯瓦夫三世把土地分给了他的五个儿子。这种分裂的局面要求后来的国王更加努力地重新统一。国王本人主动分裂领土,而不是试图统一它,这表明他们确实没有能力统治这个国家。

贾杰隆王朝的国王也是如此。他们擅长开放边界和扩大土地。到15世纪末,他们统治下的波兰-立陶宛联邦已经占领了整个欧洲的三分之一。然而,他们缺乏管理大帝国的经验,也没有保留他们的权力。这给了贵族们一个机会。波兰没有建立封建分封制,也没有行使中央权力的渠道。国王指派给每个城市的“领主”的角色是有限的。每个城市基本上都是自治的,由当地贵族控制。现在,贵族抓住国王需要金钱或军事支持的每一个机会,与国王讨价还价,并不断交换更多的特权。结果,贵族的权力变得越来越强大,国王的权力也越来越受到限制。

当贾杰隆家族没有继承人时,贵族们决定选举一位新国王。候选人包括外国贵族和他们自己的贵族。对波兰贵族来说,“没有国王从来都不是问题”,因为国家事务由议会决定,当选的国王只是暂时坐在宝座上的高级工薪阶层,权力有限。甚至,当新国王即位时,他必须宣誓效忠他的臣民,不像其他国家的臣民宣誓效忠国王。如果国王违反任何协议,他将失去王位。可以想象,这样的国王不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好工作,很难有任何杰出的成就。

选择一个外国贵族当国王更不可靠。你能想象从邻居家拉人来管理自己的家庭吗?一个外国贵族突然被选为波兰国王,就像天上的馅饼。他不会完全考虑波兰的国家利益。他可能会有自己的计算方法。如果他觉得自己得不到任何好处,他可以走开。因此,法国贵族亨利·瓦卢瓦(Henry valois)放弃波兰王位,出走是不可避免的。

正如亚当·扎莫伊斯基(Adam Zamoiski)所说,“对专制统治的恐惧是波兰贵族共和国政治制度建设中所有令人惊讶的做法的根源”。当国王成为一名工薪阶层时,这个结果真是出人意料。波兰的其他机构能有效管理波兰吗?答案同样令人失望。

亨利·瓦卢瓦逃离波兰

2.有缺陷的民主和不成熟的政府机构

波兰早就形成了自己的议会制度,早于英国等西欧国家。然而,这种议会民主自诞生以来就有其自身的缺陷。

首先,因为这种民主仅限于贵族,其中参议院由大贵族控制,众议院由中小贵族控制。因为它完全由贵族控制,这种少数民族民主只关注贵族的利益,而完全忽视其余90%或更多平民的利益。贵族成员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他们的观点和兴趣大相径庭。很难达成协议。

其次,虽然议会是立法机构,但它也有权宣战、签署合同、结成联盟和其他权力,以及审计国库的权力,但议会本身不能执行决定。无法实施的决策变成了空话。这种制度缺陷被形象地称为“癫痫”。

此外,“自由否决”也是议会正常运作的主要障碍。因为有一个人反对它并且不能通过,“自由否决”给了一个成员阻止决定的可能性。只要讨论中的决定不符合任何议员的利益,即使只有一名议员进行报复或表示不满,先前赢得一项决定的努力也会白费。这种权力确实保证了波兰人最重视的自由,并在一定程度上防止波兰成为专制君主,但也使波兰政府非常虚弱和低效。

3.波兰-立陶宛联邦政府机构在其他领域的表现同样不令人满意。

波兰没有正式的财务管理系统。在经济最活跃的地区,如贵族贸易和犹太社区的大规模经济活动,免税。最大的经济中心格但斯克也享有许多免税特权。可以收税的项目效率很低。

波兰军队规模不大,防御能力不足。这不仅是因为贵族害怕花钱,也是因为他们害怕任何常备军最终会成为国王专制统治的工具。太平天国时期,这一缺点不是很明显。一旦强大的邻国派遣部队相互面对,脆弱的军队根本无法保卫国家。

波兰外交也很荒谬。整个17世纪,波兰外交使团在欧洲名声不佳。他们用大量的骆驼和金蹄来展示华而不实的外交形象,这只会给人一种富人的误解,但实际上并没有制定任何真正有效的外交政策。

简而言之,尽管面积99万平方公里的16世纪波兰-立陶宛联邦(Poland-立陶宛Federation)成为欧洲最大的国家,表面上保持着多民族、多文化共生的状态,但其有缺陷的民主制度和不成熟的政府机构确实非常脆弱。正如作者所评论的:“波兰-立陶宛联邦最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国家根本没有行政系统。考虑到它的庞大规模和众多的国籍,这就更加令人费解了。”这种脆弱的状态根本无法承受外力的冲击。因此,在18世纪,波兰无法反击对其三个强大邻国的三次肢解。

4.波兰-立陶宛联邦的政治遗产帮助波兰重生

尽管波兰-立陶宛联邦脆弱低效的政府机构在面对强大邻国的分裂时未能保护波兰,但其政治遗产在公众中的持续影响最终帮助波兰渡过了难关,使波兰得以重生并重新找到自己的道路。

自14世纪以来,波兰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民族观念。这种观点认为,波兰国家的主权属于波兰的地理概念,而不是波兰国王本人。这里的波兰领土包括外国占领的土地。因此,波兰分裂后,波兰人在他们心中认同波兰,而不是当时统治他们的外国政府。此外,波兰很难殖民。这是因为波兰原来的政府机构非常不完善,其生存意识非常薄弱。因此,无论哪个外国政府把它原来的政府机构带过来,波兰人都觉得它是外国的,并有强烈的不适感。

尽管国家分裂了,波兰民族并没有分裂。无论是外国统治下的波兰人还是被迫移民海外的波兰人,他们总是坚持自己的波兰国籍。通用语言有助于波兰人增强波兰民族的自我认同。当波兰教科书被禁止时,教会的初级神职人员私下设立学校来帮助波兰人保存他们的共同语言。分治时期的波兰文学非常繁荣,甚至“地下阴谋、非法印刷和走私书籍再次成为波兰社会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波兰印刷品在精神上团结了分散的波兰人。他们从未忘记他们是波兰人,也从未忘记他们的祖国波兰。

更重要的是,波兰-立陶宛联邦的垮台促使波兰人反思以前政治制度的缺点。他们意识到过去的制度是多么脆弱和低效,并进一步思考如果波兰重新获得独立,它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尽管过去缺乏经验,波兰人确实在积极寻找新的发展方向,并大胆尝试。建立一个新波兰的努力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无法避免反复试验。毕竟,数千年历史中缺失的经验教训最终会从实践中得到弥补。这是波兰必须面对的挑战

彩票app 澳门现金网 湖北快三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上一篇:万年不变初恋脸?周杰伦mv里的女主大盘点,原来他喜欢这款
下一篇:天天洗头的你,可能不知道这些伤害